主办:中共朔州市委宣传部 朔州市文明办



您现在的位置:朔州文明网 > 志愿服务 > 正文

丁叶:我最多只能算个义工

http://sxsz.wenming.cn 发表时间:2016-12-08 来源: [关闭]

  9月1日,我国首部《慈善法》正式施行,标志着我国慈善事业正式进入了一个依法治善的“快车道”。法规要求,只有依法成立并取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才能公开募捐,而要想取得公开募捐资格,公益组织必须拥有一个由3个以上党员组成的党支部和一套完善的财会报告。自《慈善法》施行以来,朔州市各个公益协会组织都在如火如荼地兴建党支部,贯彻慈善法。记者近日就来到了朔州市一家公益协会办公地,采访了其中一位党员丁叶,听他讲述了一次他与慈善和公益之间的感人故事。

  第一次做公益差点有偏见 

  10月27日,在朔城区永新商场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里,20多人围坐在一块,一手拿着笔记本,一手记着笔记。当日,由烛光公益协会举办的慈善法学习活动在这里举行。丁叶是本次活动的主持人,他当众为志愿者朗读了慈善法的各项条例。朗读完毕后,丁叶说:“公益无止尽,在这条路上,我现在最多只能算个义工。”

  丁叶走访白殿沟村民了解情况

  丁叶今年43岁,是朔城区小平易乡上泉观村人,父母的老实本分让他从小耳濡目染,养成了朴实,乐于助人的好习惯。

  丁叶告诉记者,他最先接触公益是在1995年,那件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夏天的一天,我骑着三轮车路过旧东关电影院附近时,看到一位老人躺在一块石头上,腿上好像有个伤疤,时不时有苍蝇飞来飞去。”石头旁边坐着的围观人对丁叶说,“小伙子行行好,把这老人送医院去吧。”

  丁叶停下三轮车,走过去一看,吓了一跳。老人腿上的一块肉被蛆虫蛀了,虫子还在里面蠕动。丁叶有点不情愿,可是一想到可能真的危及生命时,就背着老人,放到他的三轮车后斗子里,奔向了人民医院。

  到达医院后,老人家告诉丁叶,他有三个儿子,其中大儿子徐某在朔城区医院防疫站上班。等到丁叶联系到徐某后,对方的反映却有点出乎意料,“他说从哪拉过来就送回哪去,我当时听见这句话时就想发脾气。”丁叶有些恼火但忍了。二儿子同样对这件事漠不关心,只有三儿子说要来,但是等到天黑,依然没有过来。

  丁叶由于家里有事,只好让老人留在大厅里。老人的肚子有些饿,丁叶拿出当时工资的五分之一,买了些桃和面包给老人家充饥。临走时还嘱托值班医生留意老人的情况。

  丁叶近照

  第二天一大早,当丁叶赶到医院时,发现老人的身边摆满了其他病人赠送的食物,他心里乐开了花,“那种感觉很奇妙,感觉很多人在做好事。”医院的保安专门联系了电视台,想要报道这件事,丁叶却悄悄地溜走了。

  等到第三天丁叶过来时,老人家不在了,丁叶听别人说,“是三儿子接走的。”自己几天来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丁叶笑着说,“要不是其他病人的好心,或许我对公益这条路还有偏见。”

  走公益路不知道图了个啥 

  丁叶说,从这件事以后,他就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滴地将好事进行到底,但有时却被人误会。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丁叶看到很多人都在捐款救助灾区人民。他跟自己家里人商量后,拿出了一万元电汇到了灾区官方捐助账号。有一次,他路过村里一堆正在大树地下晒太阳和唠嗑的老人时,猛然听到老人们悄声议论,“人傻钱多,还不如给了村里认识的人。”丁叶看了一眼,装作没听见。

  捐赠第三天,丁叶收到了来自灾区的一条感谢短信息。他对记者说,那条短信息他爱不释手地读了很多天、很多遍。

  2015年,丁叶在恒基公寓办事时,偶然间看到了一家公益协会。“还有人专门租着店铺做公益?”丁叶有点好奇,进去了解了一些情况后,果断地报名参加,成为一名志愿者。

  丁叶说:“第一次参加一群人的公益事业,认识了那么多喜欢做公益的人,举办活动还有组织、有纪录,感觉就像是在做一件伟大的事。”

  丁叶很激动,很快就参加了协会志愿者的一系列活动,在儿童福利院、光荣院、残疾人康复学校、周边农民偏远地区等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丁叶的身影。

  在2015年底举办的烛光爱心年会上,丁叶拿出了1000元钱用于活动。随后又自掏腰包,花费1万多元购买了表演服装、锣鼓、镲等东西,在2016年春节过后,破天荒地想出了给商家拜年拉赞助的新奇公益募捐方法。

  丁叶在三泉村进行爱心捐助活动

  “我们村有很多厂子,一共有15家煤厂和砖厂,我在募捐时早就‘注意’到了他们。”丁叶笑着说,他跟这些厂子的负责人都很熟悉,于是就在正月初七召集了20多志愿者练习扭秧歌和敲锣打鼓。为了让拜年队伍更有“范儿”,丁叶还花了7000元雇了朔城区照十八庄村的踢鼓拉花队。丁叶想的就是能去各个厂子里募捐到更多准备献爱心的钱。

  可是,俩天表演下来,志愿者们冻得面红耳赤,钱也仅仅收到1万多元。丁叶还被村里人“猫腻”,上泉观村支部书记王秀荣笑着对丁叶说,“真是吃水不忘挖井人啊。”丁叶憨笑着,不作声。

  这次活动后,除去雇请人员开销,余下的钱都用在了协会办公地的房租和水电费上。为了感谢志愿者,丁叶给志愿者们一人买了一个水杯,“做公益真的很难,你看看他们大冷天不在家陪亲戚玩乐,跑出来跟上我走街串巷,真不知道图了个啥。”

  援建希望小学也是有可能的 

  丁叶告诉记者,这几年,他已经累计参加了50多次公益活动,投入资金4万多元,活动最忙的时候,他的皮卡车一周就要加满一箱油 ,加了多少次,到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但这些在丁叶看来,都是小事。

  丁叶说:“当看到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这个队伍,并且有越来越多的求助者得到帮助时,心里特别充实。”

  今年春季,协会的办公场地在一位匿名爱心人士的免费提供下,搬到了朔城区永新商场三楼。搬到新家时,丁叶和协会成员的脸上都挂满了微笑。

  丁叶告诉记者:“在烛光不乏像我这样的义工,有些人比我更出色。”

  丁叶为困难户赠送食物

  协会会长吴晓东在怀仁一家国企上班,上五休五,每到休息时,就坐上火车赶来朔州,风雨无阻;协会成员王双,是名小儿麻痹症患者,走路不便,但连续多次参加活动为别人奉献爱心;协会成员刘宝和黄彦轩拿出生活积蓄,支助朔城区三中的三个学生上学,有次因为手头紧,还专门借钱完成自己的心愿;协会成员孟志勇在外车祸受伤后,成员们众志成城,捐款19000元,帮助孟志勇解点燃眉之急;朔州血库告急,20多名志愿者捐献了6000CC.......

  丁叶说:“好事太多了,好人太多了。但我们爱心的力量有限,他想通过更多方式让烛光协会更有温暖。”

  丁叶现在是一家工贸公司的总经理。他19岁时在电建二公司做了一名焊接工,2000年就考上了高压焊工证书,焊接技术实现了100%无损碳伤。2003年,他自己办的公司承担了我市形象工程七里河大桥的主体钢结构工程。因为实力和口碑好,连续好几年承包了安太堡露天矿的部分煤炭工程和神头电厂的检修业务。今年在我市的七里河拆迁改造项目中,丁叶又一次承担了一座钢结构桥的主体建设。

  丁叶说,“如果有机会,我捐献一个有质量的钢结构,爱心人士捐献土建和装饰,我们共同援建希望小学也是有可能的。”

  丁叶一直想做个真正的公益人,自己的付出也只是杯水一薪。采访结束时,他对记者说,有时真羡慕那些一捐好几百万,好几亿的人,比起他们,我最多只是一个义工。

(文/图   符烨邦)

(编辑:康晓玲)

分享到:
  •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