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朔州市委宣传部 朔州市文明办



您现在的位置:朔州文明网 > 文明访谈 > 正文

郑鹏:当“牛司令”的那些日子

http://sxsz.wenming.cn 发表时间:2015-08-31 来源:朔州文明网 进入朔州文明论坛交流 [关闭]

  郑鹏出生于应县城关镇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里,父母长期在矿上工作。从小他在多数时间里接触的都是单调嘈杂的“机器世界”,只有每年放暑假后在爷爷家的那段时光让他难以忘怀。“爷爷家树很多,种着菜,还有两头牛,夏天最喜欢的就是拿着苍蝇拍子打牛身上的蜢蝇了。”说起这些,郑鹏像小孩子一样甜甜地笑了。

  郑鹏今天要接受我们的采访。从市里面到应县大约需要1个多小时车程,一路上我都在回想着那几天简短的通话,琢磨着这个大学生“创业明星”到底会有怎样的故事。直到见到他后,听完他说的故事,我才发现,郑鹏的经历其实就是当代大学生创业的一部“年轻教科书”。

    村官期间,他学会了如何“接地气”

  2001年,郑鹏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山西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跟很多人一样,在毕业之前,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创业,他想的最多的还是当老师。毕业之后,他应聘到山阴县一所民办学校,做了两年的语文老师。“当老师生活每天都太规律了,呆的时间长很憋闷。”有一天,他在网上看到了山西省招考大学生村官的信息后,就果断地报名了,“农村会像我爷爷家那样清净好玩吗?”

  带着这些好奇,郑鹏通过自己的努力应考被录用。2007年11月,他成了应县义井乡周庄村的一名大学生村官。最开始,他担任了村主任助理,主要负责村里的政策宣传以及制作和整理一些文书。村里几乎所有的大小事他都乐于帮忙,但是刚到农村却有点“水土不服”。大学里学的比较靠前的专业知识在农村需要讲好多遍才能被村民接受,村里面的伙食大多以大烩菜为主,好不容易吃点肉,还夹杂着厚厚的猪皮。庄稼成熟后,村民们都喜欢把庄稼摆在马路上晒干,郑鹏好多次劝阻都起不了作用,气的他直跺脚。“钱没多挣,吃不好,还气人”。好多次,郑鹏都想放弃。后来,应县组织部专门搞了一次大学生村官培训。参加完后他被领导留下来谈心。在这次培训会上县里组织部专门给每个人发了一本《年轻日记》,目的就是让大学生村官都要走村访户,每户必访,做好走访记录,脚踏实地干好这份重任。之后,郑鹏开始一点一点地纠正自己的“城市病”。他每天走访一户村民,了解一户动态。慢慢地,郑鹏就开始喜欢上了这里,并且通过走访,他将村民的关系理得更有条理。

  周庄村有位老党员叫米花女,孙子小时候一直被她娇惯。这几年她岁数大了,走路有点不方便,想让孙子过来照顾下日常起居,孙子却有点不情愿,过来也是冲着老人的低保钱。米花女经常为此生气。郑鹏了解这些事后,联系了乡里的武装部长杨向荣,专门用村里面的大喇叭对着全村把米花女孙子和儿子全都召来。此外,郑鹏还邀请了一些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辈都去米花女家当“说客”。在众人的好心劝导下,米花女的孙子终于答应好好照顾老人家了。

    千难万难也要办好肉牛厂

  一晃5年就过去了,郑鹏不仅让村里变得越来越和谐,他自己的意志和耐性也得到了很好的磨练。2012年,郑鹏升职为周庄村党支部副书记。他开始谋划着怎么带动村民致富。“想来想去,跟村里人联系最多的就是养殖了。”

  这一年,整个应县、怀仁、山阴等地育羊成风,奶牛养殖户也一下子冒出了好多。郑鹏思量着,“绝对不能跟风,市场肯定要饱和,得饲养些别人养的少的动物。”这时,他想到了爷爷家的老牛,“奶牛不行,肉牛应该可以。”带着这些想法,郑鹏决定自己先试一试。他专门抽了点时间去山东考察肉牛市场,回来时,用自己的一万多积蓄牵了2头小牛犊。5个多月后,郑鹏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大桶金——2万多元。从那以后,郑鹏就思索着怎么来做大做强,带动更多人致富。正巧这时,从县政府到乡政府都鼓励兴办农村专业合作社。郑鹏想都没想就报名了,他给自己将来的厂子起名为——鹏飞肉牛养殖专业合作社。

  可是,摆在郑鹏面前的问题不仅仅是起名这么简单而已。国家鼓励大学生创业,特别是养殖。“税收可免,执照可办,但是创业资金这个就需要自己努力了。”郑鹏为此没少费心,一边是银行贷款和创业贷款的审批进度缓慢,一边是市场行情的瞬息万变。他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生怕人们错过了这块“大蛋糕”。郑鹏不得已自己专门挨家挨户跑资金。周庄村大多数农民种的是一些常见的农作物,收入有限,农民的思想也有些滞后。没有办法的郑鹏又开始向附近的几个村庄推荐自己的“计划”。那时,经常在乡里乡间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的摩托车也几乎每天都跑完多半箱油。只要是他感觉有点实力的农户,登门说服的次数就更多。王义庄村的张大富就是郑鹏跑了三次才答应入股的。

  2013年初,郑鹏的合作社终于可以开张了。虽然只有3户股东,但当他拿到村民们辛苦苦苦攒下来的30万块钱后,眼角湿润了。他的心里沉甸甸的像压上了一座山。除去日常开销,他采购了20多头西门塔尔肉牛。合作社到中秋节前就带动这3户股东收获近10万元利润。接下来,郑鹏又专门引进了更好的品种—夏洛莱和利木赞。“夏洛莱生长周期4个半月左右,跟西门塔尔差不多。喂食还不挑,好养。利木赞也不错,最重能长到700公斤。顶峰时合作社有100多头这样的牛,都是最迟6个月就出栏。”说起这些曾经的辉煌,郑鹏又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这期间,他付出了多少艰辛可想而知。

    “付出了多少,就能收获多少。”

  鹏飞肉牛养殖合作社是开在臧寨乡花寨村的,这儿离郑鹏上班的周庄村少说也几十公里。那时,他每天下班后都要骑摩托车过来绕一圈,周六日一般就全身心地呆在这里。“在与牛的相处过程中,你不仅要多守着还要仔细观察。”有一次,郑鹏发现圈里的黑白花牛经常卧着,在早晚进食时也懒得动。郑鹏在思索,“是不是生病了?可是大便和牛身上的表现也正常啊。”喂完饲料的郑鹏没有走开,他继续观察着黑白花牛。等了大约1个多小时后,有头黑白花牛开始尝试着喝水却站不起来。郑鹏看到后才明白,原来这几天圈里潮湿,牛粪较多,黑白花牛又在成长中期,由于脚板的特殊发育使得它对水泥地的抓地力不强,因而容易站不稳。于是,郑鹏赶快把所有的黑白花牛都牵到牛棚外面,单独喂草。那段时间,只要郑鹏在园区,就亲自打理牛圈卫生,不在的时候,也一定叮嘱其他股东注意牛圈的通风和清理。

  养牛还需要注意的一点是防病。在这一点上,郑鹏尤其谨慎。春秋二季是口蹄疫的高峰期,牛群稍有不慎就会感染此病。在重点防疫的那段时间,郑鹏每天下班后都会骑着摩托车过来,细心查看牛群的动静。晚上回到家后,又上网查找些相关防疫知识。其中有件事虽然不是防疫问题,可是他却一直耿耿于怀。

  2013年中,郑鹏曾经去河北省张北县肉牛交易市场买回三头小牛犊。买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征兆,买回来大约2个月左右时,肉牛不怎么吃草,日渐消瘦。有的股东们说他买了病牛回来,开始产生意见。他不敢否定,“毕竟是我独自去买的牛犊,而牛的状况现在也不好”。郑鹏连夜在网上查资料,找症状,进行隔离治疗。虽然最后治好了这几头牛,但牛的生长期已过,再也长不大了。等到出售后直接亏损2万多块钱。从那以后,郑鹏多了个心眼,凡是去买小牛犊,他肯定邀那些有经验的股东一块陪同。

  在销路上,郑鹏也是下了十足的功夫。每次有人来收牛时,他都问东问西,了解对方的商业信息。在卖牛的过程中,他跟大同的一家叫怡清园肉业屠宰公司的收购商特别谈的来。每次对方一来,郑鹏都磨破嘴皮似的介绍自己的想法,希望对方来投资。久而久之,这家收购商被他的诚心所感动。郑鹏创作出一个“资金+养殖+市场”的产业循环链。由怡清园出钱买小牛犊,郑鹏的合作社负责养殖,等牛长大后,怡清园负责上门收购。就这样,郑鹏不仅解决了合作社里的资金问题,还让牛的销路一下子拓开了很多。鹏飞合作社也从以往的年收入10万一下子增长到了40多万。

  在收入增长的同时,郑鹏时刻不忘带动附近村民致富。他了解到,秋后村里的玉米秸秆大多被烧了火,实在是一种浪费,而自己合作社牛圈里的牛粪可以变为村民们种地的肥料。于是,他就专门派人大量收购玉米秸秆。“如果有人愿意要牛粪的就直接换了,秸秆供得多了,牛粪都免费提供。”此外,在他的带领下,周庄村的老农民张杰也饲养了10多头肉牛。附近的水磨村近50%的人开始养殖肉牛了。说起这些,郑鹏很自豪,“从最初创业的无人认可,到现在得以发展,其实都是农民思想觉悟提高的表现。你付出了多少,就能收获多少。”

    他离开了,但合作社的名字依然没换

  2014年底,正当所有人都在为创业成功高兴时,郑鹏却不忍心做了一个决定,这年他要参加山西省大学生村官转岗考试。股东们知道后虽然不舍得让他走,但还是由衷地祝福他。苏寨的何昌军曾经这样说:“人家一个城市大学生能下来这么多年也不错了,有更好的前途也是咱们的心愿,不能拦。”此时,郑鹏有太多的不舍,是这儿让他从开始的“书生气”变成了现在的“接地气”,他十分珍惜自己身上难得的“泥土气”。他很感谢合作社。可是,“村官的7年时间里,孩子已经长到了4岁,媳妇上班也忙,都是由他奶奶来照看”。郑鹏实在有点难为情。最后,他没拿一点合作社的分红,毅然离开了这里。合作社的名字也一直没有改。

  离开之后,郑鹏时常挂念着合作社的发展,其他股东也想着郑鹏能在空闲时帮帮忙,肉牛的防病也需要很深奥的知识。不负期望,几个月来,郑鹏就经常驱车从城里来肉牛厂帮着做防疫,并且零报酬地担任着厂里的技术顾问。“只要厂子里牛有毛病,一个电话,我不忙就赶过来”。由于老厂区条件的落后,郑鹏又开始筹划着帮助合作社迁址。“应县世贸园厂区就是我们的新基地。这个厂区占地200余亩,现代化设备齐全。“旧厂区时,房子盖得低,墙也多,采光和通风都不好,牛长不大。建新厂区我们专门要求盖成房高墙少的这种……”说起新厂区,股东张大富如数家珍。我们都笑了。

  我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在郑鹏离开之后,合作社截至目前都没换名字,还是以往的鹏飞肉牛养殖合作社。其实,郑鹏已经带领他们起飞了,朝着美好的未来。

  (文/符烨邦)

分享到:
  • 图片报道